回忆刘瘦青老师

心国 心国心语


   

1984年入网络最大赌博平台排行学习,识得诸多恩师,闻道受业,增我学问,铸我人格,开启了一个乡村少年的懵懂心灵,引导我走上了慕贤求道、超越自我的人生之路。1991年大学毕业又回母校教书,由师生而同事,时时聆听教导,受益自然更多。于今,我已年过半百,从事教育工作已近30年,拉开岁月的帘幕,追忆往事,心潮难平。

刘瘦青老师教授我们历史,授业之余,常常促膝谈心,耳提面命,春风化雨,润我心田。谆谆教导,犹在耳边……始值瘦青老师去世八周年之际,近日拉拉杂杂凑成小文几篇,重复啰嗦,不再删改,集合成篇,以志永念。

 

刘瘦青老师19168月出生于蒲台县麻湾村(现东营市东营区龙居镇麻湾村),先后就读于蒲台县立师范讲习所、高苑城里六县联立师范、济南华东大学进修班,19372月开始从事教育工作,先后在麻湾小学、蒲台县立城关小学、济南纬12路小学、济南市立大张庄小学、山东省立桓台中学、山东省立张店中学、淄博二中、博山三中担任小学校长、小学教师和中学教师,1956年调至网络最大赌博平台排行从事历史教学工作,担任过班主任、史地组教研组长,1988年被聘为中学高级教师,1989年以73岁的高龄退休。刘瘦青老师从事教育工作52年,在网络最大赌博平台排行工作33年。他呕心沥血,育人无数,曾获得“淄博市优秀教育工作者”的表彰。

 

1.熏陶之功

 

上高中时,每到休息日,常到恩师刘瘦青先生家中听先生拉呱。先生出生于民国初年,是蒲台县(后分属博兴、东营)麻湾村(今属东营)山东三大富贾(一是世人皆知创办名闻天下的“瑞蚨祥”的章丘旧军孟家,二是驰名华夏的“牟氏庄园”的创建者栖霞城北牟家,三是蒲台麻湾刘家。)之一的刘氏家族后裔。先生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:

 

他小时候,家中有位女性长辈喜食大烟,每天午后总在堂屋廊檐下躺着,一边晒太阳一边吞云吐雾。百年老宅的屋檐下栖息着一群蝙蝠,每到烟雾升起,它们总是异常兴奋,在廊檐上下盘旋翻飞,还发出吱吱的叫声……

 

一处历经沧桑的百年老宅,一个干瘪瘦弱的老太婆,一群尖叫的黑蝙蝠……伴着渐渐西下的太阳,天色变得越来越暗……想象一下,就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……

 

后来,那位老太太逝去了。可是,屋檐下的蝙蝠们却开始躁狂不安,叫声尤其凄利,飞来飞去,有的撞上屋檐头破血流而死,有的坠落地上瑟瑟发抖,有的甚至还攻击人类……

先生说,蝙蝠是犯了大烟瘾了。那位老太太长年吸大烟,蝙蝠长期与之共享,竟也上瘾。老太太一去,断了烟火,蝙蝠就发狂了……

 

!蝙蝠者,小兽也,无知之类也,一旦染毒竟成瘾若此,何况于人哉?此诚可谓“熏陶”之功也!

积恶可染人,积善亦可化人。

居芝兰之室,自染其香;处鲍鱼之肆,尽熏其臭。

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;百花齐放,蜂蝶自至。

蓬生麻中,不扶而直;白沙在涅,与之俱黑。

腥臊恶臭,蚊蝇滋生;

孟母择邻而居,良禽择木而居。

从师交友,岂可不慎哉?

2018.11.1

 

 

2.青砖瓦房和老藤椅

 

1940年代中后期,瘦青老师在济南纬12路小学担任教师。他有个同事姓张,老婆生了五个孩子,一家七口租住在两间草房里,颇为狭窄。老婆天天埋怨他没本事,不能让他们住大一点的房子。

 

为了改善生活条件,张老师在本校任教之外,便到外校兼课。这样,就担任了3个学校的教学任务。那个时候,还不管老师兼不兼课的事。张老师从这个学校下了课,就赶紧往那个学校赶,整天骑个自行车来回穿梭,风里雨里,晨昏奔忙。由于担任的不是一个年级的课,备课上课看作业,严重超出负荷,很是劳累。

 

瘦青老师眼见张老师劳累不堪,曾劝过张老师,买房慢慢来,不要急。可张老师哪里听得进去。两年以后,张老师终于买了一个四合院,单门独户,青砖瓦房,一家人很是高兴。可是张老师却累得病倒了,没过几年就去世了。

 

这个故事是我刚参加工作,拜访瘦青老师时,他给我讲的。七十多岁的老人讲起往事来,不紧不慢,淡定从容,充满岁月的沧桑感,至今记忆犹新。

 

刘老师出身于原蒲台县麻湾(现属东营河口区)刘氏家族,而刘氏家族为山东民间三大富户之一。他见证了家族由富贵到衰败的过程;见证了家族内争外斗、分崩离析的经过;见证了19378月黄河大决口把家中一切财富都毁于一旦的瞬间;解放后,也经受了“文革”被错划成“历史反革命”的磨难……时代动荡,春秋代序。世事翻覆,人生浮沉。世态炎凉,人情冷暖。世间百态,向来无常……正所谓“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”。

 

饱经沧桑的瘦青老师向来淡泊名利,他语重心长地告诫我,不要执着于身外之物,挣钱不在多,能养家糊口就行。凡事要量力而行,千万不要超越自己的本分去追求什么东西,非分之想招惹祸端。人的欲望是个无底洞,多少东西都填不满……当然,现在时代不同了,太平盛世,经济第一,全民皆商,赶英超美。“贫穷是可耻的。”“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。”已经深入人心,成为时训。人欲横流,物欲泛滥,不投身其中激起几朵小小的浪花,岂不白活一场?如果能翻江倒海,掀起波澜,弄潮儿敢向涛头立,那叫“成功人士”……

 

如今,瘦青老师已去世整整八年(瘦青老师去逝于20101119日)。我还记得瘦青老师在校内居住时,家中坐了十多年的那两把简陋的小藤椅;还记得每次去拜访他,在小藤椅上与他相对而坐喝茶聊天的情形……为此,我形成一个“藤椅情结”。前几年,不顾妻子阻拦,我到家具店买了一对藤椅放在家中,虽不常坐,却视若珍宝……

 

2018.11.15

3.炸酱面及其他

 

大学毕业回母校教书,是一种约束,更是一种幸福。说是一种约束,是因为你抬头一看,全是曾经的老师,哪敢放纵自己,便只能夹着尾巴做人,老老实实当自己的“乖学生”。说是一种幸福,就是你处处受到关照,当遇到困惑,有人给你指点迷津;当受了委屈,你有地方诉说,甚至放声痛哭,纵情发泄;当犯了错误,有人会直率地给你指出来;当有了成绩,有人会真心为你感到高兴……我就是一个这样备受约束和享尽幸福的幸运儿。

 

刚参加工作那些年,学校规模还小,也就现在一个级部的人数,一千多人;老师也就八九十人。老师们的宿舍都在校内,老教师大多住楼房,青年教师结婚的住平房,刚参加工作的住单身宿舍。单身宿舍也不固定,搬来搬去的。邻里之间,老老小小,锅碗瓢盆,恩恩怨怨,从来不会寂寞。我最崇仰的两位老师——班主任司继庆老师和历史老师刘瘦青老师是住在高级教师楼上的。两位老师家里,我最熟悉不过了,住单身的时候,几乎每周必须去报到的。结婚以后,在校外住,就去得少了。

 

刘老师退休了,每天在收发室帮王姨(刘老师爱人)分发报刊,有时就只是坐在门口抽烟,看来来往往的学生老师,默默地想自己的心事,或者什么也不想。每次从收发室门前经过,刘老师总要把我叫住,问我几件事,或者交代几句,让我注意什么什么的。有时,我就坐下抽根烟,与刘老师东一句西一句的说点什么。还特别交代任课班级的学生,那个在收发室门口抽烟的清瘦严肃的老头是我的恩师,在他面前,谁也不可造次。

 

如果时间一长未登门报到,有时傍晚时分,就听到刘老师在宿舍外招呼:

“心国。”

我就赶紧出来。

“走。”

我就跟在后面走,也不敢多说话。

看着刘老师背着手走在前面,脚跟趋着地面,步伐不大,步频却很快……

直到进了家门,刘老师才开口:“吃炸酱面。”于是和王姨打招呼,坐下吃面。

第一次听到“炸酱面”这个名词儿,吃到“炸酱面”这个人间美味,就是在刘老师家中。之前,我从来不知道,面条也可以这么好吃。刘老师、王姨饭量都小,吃一小碗就够了。我吃一碗不够,不好意思再吃,就说饱了饱了。王姨还是再给我盛上一碗,把剩余的酱全拌上,让我吃饱。

 

吃完炸酱面,这就坐下喝茶聊天。更多是听刘老师聊,只是偶尔插句话。刘老师是个不苟言笑的人,聊的话题也多是往事,主要是他曾教过的学生,张三如何了,李四又如何了……从他那里,我了解了很多师兄师姐的情况和很多我引为榜样、资以借鉴的人和事。谁一心向学,坚持不懈终成大器;谁家境贫困,饱受磨难终有所成;谁家世较好,却生不逢时落魄潦倒;谁走投无路,铤而走险锒铛入狱;谁和谁谈恋爱,一往情深终成眷属;谁和谁是冤家,纠缠多年还是劳燕分飞……当官的、从军的、任教的、做工的、经商的、务农的……林林总总,可足大观。刘老师一生从教,半生漂泊,家人离散,最后落足淄川,他的人生绝大部分精力和情感都投注到学生身上。他的社会关系主要是学生,不说学生又说谁呢?

 

当然,偶尔也聊聊他的家史——蒲台麻湾刘氏,与章丘“瑞蚨祥”世代结亲的富商家族。瘦青老师的母亲是父亲的第三个妻子,他出生时,父亲年事已高,所以他体质比较虚弱。父亲专门给他请了武术教师教他习武健身,可惜他十四岁时,父亲就去世了。于是,家里就闹分家。大娘二娘家的孙子都比刘老师大,他们娘俩就受到欺凌。但瘦青老师人小志气高,动文据理力争,动武毫不相让,逐渐在家族树立了自己的威信。刘老师说,有一回,他的侄子找了一帮青皮去撵他和母亲出门,他手持木叉,腾挪转移,打趴下两个,吓跑三个。从此,再无人敢上门捣乱。

家里人多,又值乱世,情况复杂,兄弟子侄信仰不同,有入国民党的,有入共产党的,有入民主党派的,还有逍遥派的……一家人在一块吃饭聊天,说着说着,政见不一,急了,甚至拔枪相向……瘦青老师一直从事文教工作,或作教师校长,或作文秘书记……1937年黄河决口,家产皆毁。后来又漂泊济南,教书为生。解放后,被分到淄博任教,也转了好几个区县,1956年调入四中,这才稳定下来,一直到2010年去世。

 

刘老师与王姨的相识相知相恋到结成夫妻,也是一段苦涩却甜蜜的浪漫传说。结婚后,刘老师才教王姨识字写字。前几年,已退休在家的王姨竟拿来了她自己亲自撰写的手稿,洋洋洒洒两万余言,回忆了她与刘老师从认识到结婚,及婚后生活的点点滴滴。这令我惊叹!用情若非至纯至真至深,何至于此!真正的爱情,岂是年龄可以阻隔?王姨对刘老师的痴情天地可鉴!这当另文别述了。

 

瘦青老师给我讲了好多事,可惜当时未能记录下来,印象大都淡漠了。但他以一颗虽饱经磨难却依然真诚的心,向我敞开心扉,袒露灵魂,与我这个后生晚辈谈世事,论人生,辩人性,让我不胜惶恐,而又受益匪浅。相对于一般人,瘦青老师大半生的人生历经坎坷,命运多舛,但晚年,妻贤子孝,幸福美满,以九十五岁高龄寿终正寝,可以说是功德无量了。

 

从念书到工作,我已在四中呆了三十年,教过我的老师大都退休或接近退休了,有的已经作古,但他们的学问、人品和智慧在我人格上打下的烙印,永远不可能消除了。我教敬佩他们的良心、坚韧和淡泊,我敬佩他们的真诚、认真和率直……有时候,我常想,我何其幸也,上天竟让我在生命的不同阶段——从小学到中学,从中学到大学,从大学到工作,遇上那么多的对我影响至深的好老师。有人说我是“书呆子”,有人说我是“愤青”,有人说我傻,有人说我天真……可我就是我,“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”了。谁让我是这些“书呆子”老师的学生呢?

作为老师,与学生之间如果只有知识的授受而没有心灵的交流,是一件很遗憾的事;作为学生,只想从老师那里获取提高分数的知识和手段而没有灵性的往还,更是一件很可悲的事。

求学为何?为职业?为经济?为功名?

总归是为做一个尽可能完美的人罢了。

 

天地不灭,师道永存!

 

2018.11.16

 

4.浓茶劣烟大肥肉不喝酒与“养生”

 

健康长寿,是人类所追求的一种美好愿望。特别在养生传统源远流长的中国,几千年关于养生的话题从来就没有消停过:运动养生、气功养生、中医养生、饮食养生……论著、秘籍可谓汗牛充栋,商品、店铺也是铺天盖地。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,人们的生活质量越来越好,对健康长寿的追求也越来越迫切,以“养生”的名义,打着现代科技的旗号招摇撞骗的事也层出不穷……

 

瘦青老师出生于1916年,于2010年底以95岁高龄去世。据我所知,刘老师在四中老师中是最长寿的。1996年,瘦青老师度过80周岁生日后,依然身体康健,精神矍铄,许多人就向刘老师咨询长寿秘诀。刘老师开玩笑说,他这一辈子就三个爱好一个禁忌:浓茶、劣烟、大肥肉、不喝酒——这就是他健康长寿的秘诀。

 

说到浓茶,刘老师喝得茶的确够浓,浓到发苦发涩。初到刘老师家喝茶,我一般都是当酒喝的,每次都啜那么一小口。后来,刘老师自己喝的茶都用一个盖杯单独泡制。给客人喝的,则用茶壶另泡。据说浓茶有利于消解抽烟的负作用,不知此说有没有道理?反正,后来我也养成了喝浓茶的习惯。

说到劣烟,按刘老师的话说,什么好烟劣烟,冒烟就行,反正都是呛。刘老师最爱抽的烟是不带过滤嘴的“大前门”。谁给他一枝带滤嘴的香烟,他总要把那滤嘴掐掉,再点上抽,说带着滤嘴抽“不带劲”。我想刘老师抽烟量大,一天两三盒,抽劣烟主要还是为了省钱。因为吸烟,他的卧室居然安装了排气扇。记得刘老师给找们讲世界历史,讲到南美人发明烟草的吸用方法,说这是南美人对人类的伟大贡献,吸烟在南美有防虫作用,对其他地方的人来说主要作用在于对精神的作用。人们都说吸烟的害处,咋就不说说它的好处呢。说着,还一边深深地吸一口“大前门”……后来,我去探望刘老师,就是给他买上几盒烟。不过,九十岁以后,刘老师就把烟给戒了。声明一下,我之抽烟,与刘老师并无干系,实是上大学期间染此恶习。

说到大肥肉,其实就是红烧肉。刘老师爱吃红烧肉,这倒与伟大领袖的嗜好相同。刘老师家的红烧肉是常备食品,我尝过一两回,就是“香”。

刘老师很少喝酒,后来也喝一点,每次顶多一二两白酒,或者一杯葡萄酒。

 

这三项爱好、一项禁忌是瘦青老师长寿的秘诀?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是不信。要不,谁照此一试?我想,刘老师说这话,其实说的应该是一种人生境界和生活态度:乐观、豁达、真诚、简朴,就是“随心所欲”——该吃吃,该喝喝,顺其自然,不能死搬教条,逆规律而动。

 

穿越了乱世动荡、历经了身世浮沉、看惯了世态炎凉、遭遍了内心冲突,饱尝了灵魂煎熬,瘦青老师已经获得了一种人生超越:关于生死、关于金钱、关于富贵、关于功名、关于享受……还有什么是可以让他纠缠不休的呢?放开解放前的种种磨难不提,“文革”期间,瘦青老师被打为“历史反革命”,被罚在四中东北角的田地里为学校种菜、养猪近十年。我想,这十年对瘦青老师来说,是至关重要的十年——这是很严厉的惩罚和磨难不错,但也给了他反思人生、沉淀人生的时空。白天一边劳动,一边写交代材料;晚上,一个住在菜园的窝棚里,身处异地他乡,沉到人生低谷的瘦青老师,孤身一人,举目无亲,面对漫漫长夜、浩渺宇宙,回顾半生飘零,展望未来岁月,会想些什么?我们很难揣想他的内心经历了怎样的冲突和煎熬——这或许是一种向死而生的蜕变,一种打碎重塑的再生……也正是在这期间,刘老师也结识了后来与他喜结连理,陪他度过晚年的王姨。

 

“文革”之后,恢复工作的瘦青老师已六十多岁,给我们上课的时候已经六十八岁,退休时已七十四岁,为全市退休年龄最大的老师。

 

刘老师对物质条件的要求极其简单。他的家中,无论装修,无论家具摆设,都极其简朴;一身旧中山装,他穿了多年,只是偶尔穿穿王姨或者小毅买的夹克衫;从没记得他曾经做过远途旅行,顶多去济南或东营探望一下家人。他最奢侈的嗜好,不过就是红烧肉和并不高档的烟、茶。

 

工作期间,瘦青老师全部的精力都在学生身上,每日,就是备课上课看作业,与学生谈心,从不结交闲杂,无事三分忙……退休以后,他唯一的业余爱好是听戏曲,为此买了录放机,让在文化部工作的学生给他把每年“中国戏剧梅花奖”戏曲部分的录像带拿来,天天都看。后来,就看央视戏曲频道。

 

家庭生活上,瘦青老师的妻子王姨温柔贤惠,在学校收发室工作,虽工资不高,但与刘老师夫唱妇随,琴瑟和谐,但求温饱,衣食无虞。儿子小毅聪明伶俐,后来考入山大,求职也还顺利,成家立业,美满幸福。

 

安贫乐道,抱朴守真,乐观豁达,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随心所欲,澄明淡泊——我以为,这才是瘦青老师长寿之道的核心内涵。一幅郑板桥“难得糊涂”的拓版字在刘老师家客厅的墙上挂了十几年……另外,60多岁的瘦青老师与小他30多岁的王姨结婚,又喜得贵子,使他开启了人生的新篇章,点燃了生命的新希望:他必须努力活着,给妻儿一个完整幸福的家——这无疑也是刘老师保持健康的动力和获得长寿的重要原因。

 

有人说,刘老师自幼习武,做过体育老师,又做过国军的军训教官,肯定身怀绝技。他能健康长寿,难道与此无关?这点,刘老师跟我提起过,说他小时如何练武,在老家如何力斗青皮,在济南怎么降服劫匪……但我从来没见他练过。上学时还想拜他为师,学个一招半式,但心愿未遂。也从来没见他教过儿子什么功夫。我想,刘老师小时练得也就是一些外家拳套路什么的,以强身健体为目的,并非什么绝世武功,也无神秘之处。不过,他倒是说过,年轻时练武给他打下了一个健康的底子……

 

随着时代的发展,“养生”的潮流一定会越来越高涨,打着现代科技旗号的营销也会越来越多,但我以为“养生”最重要的还是合乎生理节奏的作息和运动,其根本还在“养心”——善良、宽容、乐观、豁达、真诚、淡泊……永远是滋养生命最好的养分。

 

2018.11.17

 


文章已于修改

    发送中